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工程技术系

发动机的效率,源于每个部件:精准协同,让我们同舟共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夫妻小学”坚守大山25年  

2013-03-09 10:46:19|  分类: 传递正能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夫妻小学” 托起山里娃读书的希望


    四川巴中通江县东北部火天岗,在海拔大约1300米处,有一所远近闻名的“夫妻小学”,妻子比丈夫大8岁,25年来,他们将一拨拨学生送出大山。
  三年前,因工作需要,丈夫被调往庙子梁村小学,成为该校唯一的教师,山的那一边,昔日的“夫妻小学”,也只剩下妻子一人。从此隔山相望,夫与妻各自撑起一所小学。

  一天的教学结束后,夫妻俩时常会站在窗前,互相眺望远方的山岗,让白云送去对彼此的思念。一年又一年,他们的故事,宛如大山中清新淡雅的茶香,愈久弥香。

   阳春三月,山脚的油菜花已经绽放。由于海拔位置较高,火天岗村小学校门口,一棵粗壮的柳树才刚刚吐出新芽,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,打破了山里的寂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山顶上,孤零零的庙子梁村小学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2013年3月5日。清晨,附近村民将孩子陆续送到庙子梁村小学。

 

   今年51岁的张兴琼老师,皱纹已经爬上额头,但眉眼间仍旧依稀可见年轻时风采,她的丈夫廖占富老师,年龄比她小8岁,身材瘦削单薄。
  1992年,廖占富入赘张家。恰恰在这个时候,另一位老师也离开了,火天岗村小学就只剩下了这对新婚夫妻。学生们的父母大都外出务工了,夫妻俩既要承担繁重的教学任务,还要照顾学生们的生活。两人做了一个大致分工,丈夫教高年级,负责给孩子们理发,妻子教低年级,同时负责做饭。
  20多年间,火天岗村小三易其址,最初是在一套三合院内,后来院子拆了,在屋后山坡上修了三间教室,2008年,校舍成了危房,两人走遍附近3个社,挨家挨户动员,李家出木材,王家出砖石,很快又建起了一排平房。
  如今,校舍左侧是一大片开阔地,周围被数十株参天大树包围,这些树都是20多年前,夫妻俩亲手栽种的,最粗的一棵树,要三个小孩才能合围。2009年,通过考试,廖占富被调往庙子梁小学,火天岗小学就只剩张兴琼一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这个上课铃铛,在廖占富手中已经摇了20多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  3月6日清晨,空气中飘荡着油菜花香。高坡之上的庙子梁村小显得十分孤独,这是一所只有13名学生的袖珍小学。孩子们正整齐地朗读《春天的色彩》。
  院内有一小块长方形菜地,长满了绿油油的白菜、蒜苗和豌豆尖,这些蔬菜便是廖占富和学生们的午饭,紧邻教室有一座火塘,火塘四周的墙壁上,写满了拼音字母和数字,天冷时,他会生上一堆火,孩子们围坐四周,边烤火边上课。学校里唯一最值钱的,要算院内那个接受电视信号的“锅盖”,因为出了故障,廖老师寝室内的那台小电视成了摆设。
  初来那段时间,廖占富极不适应,他每天都会给妻子打好几次电话,没事的时候,他会倚在窗前,眺望远方云雾缭绕的火天岗。一到夜晚,大山里静得可怕,又没有电视看,他只能靠看书打发时间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2013年3月6日,庙子梁村小学。廖老师正在为学生们上语文课。

 

   2013年3月6日下午,火天岗村小学。张老师正在为学生们上数学课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庙子梁村小学的学生正在背诵课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傍晚,留宿学校的廖老师为学生备课修改作业。

 

    廖老师在讲述过去的25年,只问了一个问题:我自己都没有搞清楚,为什么被孩子们给留住了?

    张兴琼说,庙子梁村小、火天岗村小和家,正好构成了一个三角形。从庙子梁出发到火天岗村小或者回家,都需要走两个多小时山路。
  由于庙子梁距离家太远,廖占富只能每隔两三天才回一次家,家里的农活大部分都落在张兴琼身上。既要教书又要干活,她的双手早已结满老茧,尽管如此,她还是十分挂念山那边的丈夫,“小伙子犟得很,感冒了从不弄药,每次都是我给他打针输液。现在他一个人,要是病了哪个管他哦。”
  分居两地,廖占富十分担心妻子的身体状况。火天岗每年11月就下雪,第二年4月才转暖,妻子年龄大了,身体不如从前,腿脚也不那么利索了,当年生孩子后没休过产假,照样坚持上课,现在咽炎愈加严重了,还有,她的记忆力也衰退了,工作起来可能会更加吃力。

 

 

  每天中午上完课,张老师就要将孩子们带来的米收集起为他们做午餐。

 

   几十年如一日,张兴琼对待学生就跟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。

 

    火天岗村小学唯一的体育设施就是这台用四张木桌搭起的乒乓桌

 

    微薄的工资,要供两个孩子读书,还要赡养老人,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。以前上一趟街,要走近4个小时的山路,去年底道路硬化了,很多人家都买了摩托车代步,前不久去中心校领书,两人舍不得上百元的租车费,为此还在路上生了一场闷气。
  20多年间,夫妻小学到底送走了多少学生,两个人没有准确数字。不过逢年过节,都有学生寄贺卡过来,十多名学生如今也当上了老师;还有在海南工作的学生,三番五次打电话邀请他们去度假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村民为了表达感激之情, 经常会为火天岗村小送去木柴。

  “大山里走出去的娃娃,还是那么质朴,他们还记得我们。”每每回忆起这些,夫妻俩内心很温暖。“不想走了,也走不动了。”张兴琼说,只要还有家长把娃娃送来,只要自己还能动,就一直会坚持下去。

 

     两所村小都没有操场,廖老师和张老师只得领着学生们到学校旁的田间“老鹰捉小鸡”。隔着大山两边学生们欢快的笑声仿佛相互都能听见。

 

她两的爱情故事
   妻子口中的他还是那个“小伙子”。1980年,17岁的张兴琼在闭塞的火天岗村里,是唯一读过高中的女孩子。
  有知识,个子高挑面容姣好,她成为大家公认的“村花”,身边不乏追求者。当时村小有七十多个学生,外面的老师不愿进山。在担任村主任的父亲的鼓动下,张兴琼成为了一名代课教师。
  1988年,一位背着铺盖卷和一口小箱子的男青年路过校门口。“你是去茶场吗,茶场在后山山顶上”张兴琼热心地为对方指路。“不,我是来这里教书的。”小伙子回答。
  因为廖占富的到来,火天岗村小总共有了4名教师,已有8年教龄的张兴琼担任学校负责人。对于这位大姐姐,廖占富既敬重又钦佩,经常向其讨教教学方法。
  山里的条件毕竟太差,一年之后,其中一位教师离开了,这让村民和村干部们很是不安。有一天,村支书突然找到张兴琼,说要给她介绍一桩亲事,对象就是同校的廖占富老师。
  此时,张兴琼才认真审视身边这位新同事。个子不高长相一般,性子急但人品尚可。乡上广播站正招人,这正是走出大山的机会,况且还有那么多小伙子在追求自己,她的内心很矛盾。
  父亲又出面做工作,她读懂了父亲的心思,家里全是女孩,父亲怕她嫁远了,父母老了无人照顾。就这样,张兴琼和这个不大起眼的同事,开始了新人生。

 

     2013年3月6日,又是几天没见面的夫妻两,坐在曾今共同工作的火天岗“夫妻小学”拉家常。

 

    20年,在同一所学校,夫妻俩相依相伴,关于夫妻小学、关于两位主人公的故事,足以写成剧本拍成影视剧。
  妻子比丈夫大8岁,当初是什么令他们相互吸引并携手走到今天?对于这个话题,夫妻俩的回答出人意料:丈夫觉得自己占了便宜,妻子倒认为自己有些“亏”。但从他们组织学生做游戏、给学生做饭的过程中,记者读懂了丈夫对妻子的爱怜、妻子对丈夫的柔情。校门口,丈夫为妻子修的那一段路,仿佛就是通江版的“爱情天梯”。他们的朴实,宛如火天岗的茶香,在大山之间历久弥香。

 

    一年又一年,他们的故事,宛如大山中清新淡雅的茶香,愈久弥香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